• <nav id="446gi"></nav>
    <nav id="446gi"></nav>
  • <nav id="446gi"></nav>
    欢迎来到 - 赛车公众号 !    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话语 > 道歉的话 >

    “豫章书院”非法拘禁案再次开庭 创办者吴军豹拒绝公开道歉

    时间:2020-07-05 05:43 点击:
    7月3日,戴着眼镜、穿着看守所蓝色马甲服的吴军豹,与他曾经的搭档任伟强,一起出现在法院庭审的网络直播视频里。这是他2019年11月被逮捕后,首次在公众场合露面

      除了“公开道歉”,罗伟、贝贝、陈某尧还要求吴军豹等人赔偿医疗费、交通费、后续心理治疗、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,三人“索赔”的数额分别为33万余元、20余万元、12万余元。

      “对于受害者来说,身体上的疼痛是暂时的,可是精神上的伤害却是长远且难以愈合的!甭尬暗拇砺墒φ懦趟。

      吴军豹的代理律师则称:公开道歉和精神损害赔偿,不属于附带民事诉讼的审理范围;此外,三名原告人提出的其他损失赔偿,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。

      罗伟说,自己的一些治病发票多年前丢失了。当天的庭审中,罗伟的外婆和阿姨出庭作证称,罗伟当年从“豫章书院”出来后“面黄肌瘦”,经常作噩梦,她们曾陪同罗伟去医院看病,去精神病机构治疗抑郁症。

      对此,吴军豹并不认同,“他来豫章书院之前就有心理疾病,怎么是我们这边造成的呢?”

      对于贝贝的“自杀”说法,吴军豹也予以反驳。此事发生在2016年8月,贝贝在“豫章书院”期间喝下洗衣液,被送往医院抢救,“我喝了三四口,当时我不想活了,实在受不了!蔽饩蛟诜ㄍブ室,贝贝喝洗衣液自杀是“自导自演”,“他只是为了离开豫章书院”。

      在庭审中,吴军豹发言积极,多次因“跑题”被法官打断。他请求法院驳回三名原告人的所有诉求,并拒绝法院进行调解。吴军豹认为,自己涉及非法拘禁具有某种“特殊性”,是为了教育纠正孩子的不良行为,且得到家长默许。

      “如果一定要进行一些赔偿的话,那要把所有人都算进来,包括负有责任的家长在内!蔽饩拇砺墒λ。贝贝则当庭回应称,家长们是被“豫章书院”的虚假宣传所蒙骗,并不清楚“里面”的真实情况。

      受害人律师:希望法庭对吴军豹是否真心“悔罪”予以考虑

      在7月3日的庭审中,吴军豹的代理律师多次强调,“公开道歉”并非此次附带民事诉讼的审理范围。罗伟的代理律师张程回应称,由于本案刑事部分的起诉、审理均未通知被害人,被害人未能参加此前的刑事庭审,“因此这次提出的赔礼道歉请求,不仅仅针对本次附带民事庭审,也包括了被害人对未能参加上次刑事庭审而提出的补充要求!

      此案上一次庭审,是在2020年4月29日进行。包括罗伟、贝贝在内的多名被害人告诉澎湃新闻,上次开庭他们均不知情,也未接到任何告知信息,导致未能及时提出附带民事诉讼。

      上一次的庭审,主要围绕被告人的刑事犯罪事实进行审理。受审的被告人除吴军豹、任伟强之外,还包括原“豫章书院”的安全处主任(总教官)张顺,以及教师(教官)屈文宽、陈宾。

     2/3   首页 上一页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

    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北京小赛车qq群